相关文章

杭州有个环卫公司老板 花12万为员工子女办小候鸟夏令营

小候鸟上课回答问题记者陈荣辉摄

    昨天,何先生给快报打来电话:我是环卫工,我们公司的老板花10多万,为我们40多个家庭的孩子办了一个暑期小候鸟夏令营,不收一分钱,每个孩子还领到了两套衣服,孩子吃、睡、玩都由老师管,教室还有空调。

    他们的父母管着拱墅区1/4道路的清洁工作

    何先生说的夏令营全名叫“祥符街道博伟小候鸟亲子夏令营”,设在祥符街道文化站一个大会议室里。夏令营里的43个孩子,都是博伟环境工程有限公司的职工子女,他们的父母大都从事道路保洁工作,管着拱墅区将近四分之一的道路。

    昨天下午,走进博伟小候鸟暑期夏令营,43个孩子穿着黄色POLO衫、白色运动短裤,坐在课桌前跟着老师念余光中的《乡愁》:小时候,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,我在这头、母亲在那头……声音不太整齐,调皮的孩子看到我进来就冲我咧嘴笑,坐在最前排的孩子看起来才上幼儿园,也懵懵懂懂地跟着哥哥姐姐一起念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大会议室临时改成的教室,教室的前半部分是课桌椅、讲台以及上课用的大屏幕;后半部分是空地,角落整整齐齐码着几十张绿色的小凉席,这是小候鸟们跳舞、午睡、玩耍的空间;靠墙还放着几台饮水机,墙上贴着动物卡通图案。

    教室里有一张课程表,每天四节课,每节课45分钟,课程有美术、舞蹈、手工、电影、游戏等。上完朗诵课,孩子们休息了一下,开始排练舞蹈《感恩的心》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一个脸有点黑、穿深色条纹衫的中年男人走进教室,跟一位老师轻声说话,孩子们也没觉得陌生,有几个转头看了他一眼继续上课。一旁工作人员说,他就是博伟公司负责人周继友。

    听说我要采访,周继友跟着我出了教室:“不要影响他们上课。”

    老板:我也是来杭州打工的

    周继友是安徽铜陵人,1990年到杭州当兵,四年后退伍,在老家待了两年半后,1996年又到杭州打工,之后就一直留在了杭州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来杭州打工的!”他笑着说,结婚、生孩子都是在杭州,儿子现在已经念高一了,全家都算是新杭州人。

    为了在杭州站稳脚跟,周继友转战过很多行业,在服装厂当过会计,开过小饭馆,还去永和豆浆当过经理,2006年创立了博伟公司。

    一开始公司只有五六个人,接的都是保洁行业最没人干的“拓荒”活,就是为新装修好的店铺、学校或是一些单位打扫卫生,“以前我也是一起干的,我印象很深刻一次,给一个连锁咖啡馆‘拓荒’,头天进场打扫,第三天就要开业了,夏天,我还晕倒过两次,热晕的!所以,我公司工人在干的活我都会干,他们的辛苦我也知道!”

    现在博伟公司有560多个员工,90%是外来打工者,来自江苏、安徽、贵州、四川、江西等地,一年回家不超过两次。

    从四年前开始,周继友就要求工会组织暑期到杭的小候鸟们一起出去搞集体活动。

    今年年初,他做了一次调查,发现回家过年的环卫工有70人,其中60%-70%是为了孩子回去的,“可孩子暑假会到杭州来,来了大人也没时间陪,也不安全,媒体上不是经常有报道暑期孩子出事的吗?”

    他这样解释把一年一次暑期活动搞成夏令营的原因:“这些孩子一年可能在暑假才来见父母一次,这是难得的见面机会。”

    统计人数、找场地、找老师、给孩子们买衣物等生活用品……小候鸟亲子夏令营就这么诞生了,再加上中餐费、保险,为此周继友拿出了12万元。

    第一次搞夏令营没经验,很多事情是在大家帮助下完成的,比如本来打算问街道租会议室的,街道表示愿意免费提供给小候鸟;本来打算花钱请老师的,浙江广播电视大学“成长课堂”的18位志愿者,主动承担了课程设计、各种活动组织等工作。

    为了保证孩子的安全,跟幼儿园一样,博伟公司给每个家长做了接送卡,家长凭卡才能把孩子接回去;还给每个孩子买了一份暑期意外伤害险。

    教室的墙上挂着一份“博伟小候鸟亲子夏令营、电大成长课堂公约”,上面写了八条孩子们的行为规范,第一条就跟安全有关:“所有小候鸟必须遵守团队纪律、听从老师指挥……”

    小候鸟们写给爸爸妈妈的信

    马上要上六年级的小婷(化名),老家在河南信阳,她是夏令营的班长。

    我问:“爸爸妈妈平常回去吗?今年过年回去过没有?”

    小婷咬了咬嘴唇,有点不好意思地说:“没有!我和姐姐在老家,爸爸妈妈和弟弟在杭州。我每年暑假都会来,今年是坐汽车跟着我舅来的,坐10多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她又看看旁边的大学生志愿者,很懂事地笑笑说:“这里很好玩!可以做手工、玩黏土,我暑假作业也都做完了!”

    我问她最喜欢杭州哪里?她瞪大眼睛说:“西湖。快要回去的时候爸爸妈妈会带我们去逛,平时……没有时间。”

    前两天,夏令营给孩子们布置了一个作业:给爸爸妈妈写封信。

    孩子们都写得很认真——

    一年级的涂浙敏:爸爸,辛苦了!妈妈,我爱你!我爱你们!(每个感叹号都用心形代替)

    六年级的黄新茹:我已经长大了,已经不是从前依(衣)来伸手、饭来张口的小姑娘了,我要改变自己,要报答你们对我的感谢(养育)之情。我爱你们,因为你们给了我爱,给了我温馨的家……

    五年级的孟婷:记得小时候,在放学的路上下了雨,你撑着一把伞把我带回了家,回家后我发现你的左边(衣服)都湿了,原来你撑伞的时候斜到我这边,怕我淋湿了,父母把我们捧在手心,生怕我们受一点苦……

    二年级的周月:亲爱的爸爸妈妈,谢谢你们为我做的一切,总把最好的给我,你们辛苦了,谢谢你们。(纸上画了不同大小的四个人,上面写着爸爸、妈妈、弟弟、我)

    上初一的黄慧聪:亲爱的爸爸妈妈,你们知道吗?我一直想帮你们洗脚、做家务、洗碗,一直想对你们说,谢谢你们,我爱你们!(信纸上画了三颗心)

    一旁为孩子们当老师的省电大志愿者说,这43个孩子,从6岁到14岁,都是暑期从老家赶到杭州来团聚的,有些孩子告诉他们,有一年半没见到爸爸妈妈了,这些孩子比较害羞,写信的时候都用手捂着,生怕被别人看到。